<big id="ofev8"></big>
  1. <label id="ofev8"><sup id="ofev8"></sup></label>
    1. <code id="ofev8"><menuitem id="ofev8"><dl id="ofev8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“抱歉,下辈子不当医生了?#34180;?50万医生被什么逼上绝路?的头图

      “抱歉,下辈子不当医生了?#34180;?50万医生被什么逼上绝路?

      2019-04-23  |  国馆 原创 收藏(54)  | 

      医生真的不容易。

      ——国馆编辑部

      “周伟光医生,请你立即休息!”

      收到?#24656;?#20241;息的通知单时,外科医生周伟光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。

      开医嘱、写病历、做手术……

      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之下,他烧到了39.5℃。

      令人心疼的是,为了病人,他?#37096;?#30528;虚弱的身体继续工作。

      和他一样扛着的,还有不少其他的医生。

      这是上个月流感?#31384;?#39640;发?#36924;?#30340;医院,也是很多医院的常态。

      不知不觉中,过劳与医生挂上?#24120;?#20877;也分不开来。

      于是,不少医学生被这一现象吓退。

      《半月谈》的一次采访中曾给出这样一组数据:我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,但从医的仅有10万。

      细思极恐,残酷数据所透露出的,其实是当前医生的窘境。

      01

      /窘境之后,累垮的医生/

      一直以来,谈及医生,很多人总是冠以白衣天使之名,大加赞赏,在人们的神化下,医生成了人人向往的理想职业。

      却很少有人知道,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,是咬碎牙关的坚持。

      很多医生因为过劳工作,都患有大大小小的职业病,可没有办法,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扛着身上的重责。

      长此以往,当攒足了病痛,悲剧便相继发生。

      去年八?#36335;藎院?#21271;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而言,是一个沉痛的?#36335;蕁?/p>

      6号早上,46岁的万医生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科室安排工作,一个上午的时间,他得完成7台肠镜手术。

      然而那天,在为第二个病人治疗时,万医生突感不适,可为了病人,他还是强忍着完成了手术。

      他自己都没想到,这一忍,要了自己的命。

      被护士察觉到异样时,万医生已经躺在椅子上,奄奄一息。

      不幸的是,经过30个小时的抢救,心肌梗塞的他还是离开了?#24605;洹?/p>

      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,与他紧张忙碌的工作密不可分。

      万医生几乎全年无休,每天一大早他就得到科室,查房、安排工作、做手术,有时候忙到连午饭都忘记吃。

      下午也是一直做手术直到晚上,经常忙到很晚才能下班,若遇上急诊病人,则更得延迟下班时间。

      这样紧绷的工作状态,万医生一坚持就是20多年。

      来源 | @湖北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

      而这,也是绝大多数医生的真实写照。

      我一个曾经当医生的朋友告诉我,他每天的日常就是:

      早上6点多起床,8点交班,查房,9点开医嘱,然后写病历,12点吃完午饭后继续写病历。

      日日如此,年复一年。

      相较于他,其他医生的工作量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    悄无声息中,“累”成了医生另一个代名词。

      艾瑞网有一个调查报告表明,近八成的医生一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,绝大多数医生的作息、饮食都不规律。

      来源 | 艾瑞网

      这般超负荷的工作,也意味着透支自己的身体,所欠下的债,终有一天会以更?#30828;?#30171;的方式还清。

    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见证过无数猝死?#24405;?#30340;医生,正成为猝死高发群体。

      残酷现实摆在眼前:从立?#22659;?#20026;一名医生开始,劳累便常伴左右。

      明天和意外,哪个会先来临,医生们真的不敢想象。

      02

      /正提心吊胆的医生/

      对于医生而言,身体上的劳累尚且能克服,难的是心理上的疲倦。

      为了让患者尽早痊愈,医生们都会拼尽全力,寻?#26131;?#20248;的治疗方案。

      可医学在病魔面前?#19981;?#26174;得苍白无力,受限于当前的医疗水平,有时医生也很难将病人从死神手中拉回。

      只是对于病人乃至家属而言,他们往往很难理解,这也导致很多医生越来越无奈。

      一如前不久的闹得沸沸扬扬的聊城假药案。

      去年4月,聊城肿瘤医院的主任医生陈宗祥收治了74岁晚期癌症病人王某。

      在尝试了所有国内抗癌药都没有明显疗效后,心疼病人的陈医生推荐了一款国外抗癌药并让其自行购买。

      而后在王某女儿王玉青的恳求下,陈医生介绍了同院有购买方式的其他病人给她。

      在服用?#24378;?#22269;外抗癌药后,王某有所好转,王玉青便再度购买了一瓶。

      可好景不长,11?#36335;?#30340;时候,王某意外去世。

      令人没想到的是,王玉青随之翻?#24120;?#23558;“开假药”的帽子死死扣在陈医生头上,多次到医院进行医闹。

      彼时,网上舆论四起,一众对医生积怨已久的人敲着嗜血的键盘,一遍又一遍声讨着无辜的陈医生。

      事情发酵没多久,陈医生被开除主任职务并暂停执业一年,随后还被带走调查。

      尽管后来被证实无罪,可这样的打击已经让他变得愈发憔悴,从出事至今一直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      而他也做出了一个让人心痛的决定:不再从医。

      来源 | 北京青年报、头条新闻、山东公安

      我很清楚这对于医学界而言是一个重大的损失,但我更明白这样的决定真的是无奈之举。

      如他一般无奈的,其实还有450万个如履薄冰的医生。

      他们“一脚在医院,一脚在法院”,正提心吊胆地苦撑着?#20154;?#25206;伤的梦想。

      03

      /野蛮生长的医闹/

      为实现梦想,有的医生赌上了自己的名誉和职业生涯,而有的却赌上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    很多时候,当自己心力交瘁拯救的患者倒下,那?#25191;?#36133;与自责,医生?#20154;?#37117;要强烈。

      可不解的患者家属往往被悲伤与愤怒冲昏头脑,医?#30452;?#21095;便由此拉开帷幕。

      时间拉回2013年10月25日,?#38498;?#22810;人而言,这天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日子。

      但对于温岭的王?#24179;?#21307;生乃至中国医学界而言,是一个重大转折点。

      那天一早,王?#24179;?#21307;生像平常一样来到诊室,已经有几个病人排队等候。

      他没想到,等待着他的,还有一场噩耗。

      八点多,他曾经的一名病人,连恩青来到诊室,带着一?#29273;?#22836;?#22270;?#20992;。

      众人慌张的喊叫声中,被敲了三下榔头的王?#24179;?#21307;生逃了出去。

      不幸的是,杀红眼的连恩青追上了他,一把尖刀重重插进了他的心脏。

      两个小时后,47岁的王?#24179;?#21307;生经抢救无效离世。

      两年后,连恩青被执行了死刑。

      从此医患关系,就被撕裂了。

      之后几年的时间里,人们才逐渐意识到,那场杀医案偷偷打开了潘多拉的魔?#23567;?/p>

      2017年6月,山东惠民县刘某在手术后突发不适?#21171;觶?#20043;后大量医闹人员到医院闹事,在重症病室烧纸钱,甚至围殴医务人员,造成10人受伤。

      来源 | 齐鲁晚报

      2017年12月,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名女医生被患者持?#35828;犢成?#22836;部,伤口长达10厘米。

      来源 | 成都商报

      2018年9月,中医科一名医生被患者连砍数刀,造成头部及面部受伤。

      来源 | 新京报

      以上种种,无不是在医生受创的身心上再度划下沉沉的一刀。

      可怕的是,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    04

      /不?#28903;?#27604;的待遇/

      可能有人会觉得,医生所遭受的压力如此之大,必定能换来不菲的报酬。

      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    我?#27465;?#26366;经当医生的朋友告诉我,尽管他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,但收入远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高,甚至有的医生还入不敷出。

      离开医院那天,他和医院中的几个病人道了别,有人问他?#38498;?#36824;会回来吗,他点了点头。

      其实他?#20154;?#37117;清楚,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    那天,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句“对不起,我没办法了。”

      是啊,他没办法了,多少医生也正和他一样过着拮据的生活,他们真的没办法了。

      在别人早早月薪过万的时候,他们还在拿着几千块的工资,焦头烂额盘算着这个月的开销。

      你可能还不知道,学医所耗费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其实都非常高,所以这样的待遇其实是不?#28903;?#27604;的。

      这般糟糕的待遇,往往成了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    于是,当?#20154;?#25206;伤的梦想开始幻灭,他们便开始一场场与自己的抗争:

      转行或坚守。

      05

      /十分紧缺的医生群体/

      兴许你也有这样的经历:去医院排队两小时,看病几分钟。

      可能你会觉得医生敷衍,但真的不是。

      因为在你身后,还有很多和你一样,排着队焦急等候的病人。

      医生所能做的,就是以最短的时间,给出最好的治疗方案。

      从这可以看出,当前医生数量并不充足。

      医学杂志?#35835;?#21494;刀》曾公布一项研究:

      2005年至2015年期间,470万医学专?#24403;?#19994;生里,仅有75.2万人完成了医生注册。

      25~34岁医生比例从31.3%下降至22.6%,60岁以上医生比例从2.5%增加至11.6%。

      也就是说,多重压力之下,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成为医生了。

      造成这一结果的另一个原因,是对年轻医生的不信任。

      现实生活中,我们很难去相信一个毫无经验的年轻医生。

      于是,一个怪异的现象在全国弥散开来:

      拥有丰富经验的医生诊室门庭若市,极少经验的医生则鲜有人问津。

      而这导致的后果就是成熟的医生每天连轴转地工作,年轻医生却得不到实?#24066;?#30340;成长。

      长此以往,有丰富经验的医生越来越少,熬不住的年轻医生?#36861;?#24320;始转?#23567;?/p>

      “看病难,把病看好更?#36873;?#30340;问题便陷入了一个死循环。

     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表明,我国儿科医生缺口达20万左右,病理医生缺口达10万,全科医生缺口达18万。

      平均每10万人口拥有1.49名精神科医生,每一万人拥有0.5个麻醉医生。

      数据透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现实:医生群体十分紧?#34180;?/p>

      细思极恐,当种?#30452;?#21095;接踵而至,待遇愈发不良之时,百万医生从业者将消失于这片神州大地。

      而我始终不敢想象那么一天的样子。

      06

      /紧缺趋?#30130;?#25105;?#24378;?#20197;阻?#26775;?/strong>

      自古以来,医生这一职业总是被寄予厚望。

      也因此,在我们眼里,每一个医生都必须?#27465;?#23578;无私的圣人。

      其实我们都忽略了,医生与病人无异,都是有血有肉,会哭会痛的普通人。

      我知道,每一个行业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,医生行业也有一?#21644;?#30528;后腿的人。

      但我也知道,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,不少医生依旧坚守着一?#27572;?#28907;的为民之心。

      每当我想到还有人在黑夜之中负重前行,苦苦为我们守一?#24471;韉疲?#20809;想想就已经热泪盈眶。

      我清楚知道自己无法做到这般,为无数绝望之人带去希望。

      所以无论如何,我们都不该去?#20960;?#20026;我们带来希望的人。

      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。

      我们所要做的首要一点是不神话医学。

      ?#24230;思?#19990;2》中有这么一句话:医学永远只是一个比例,而不是一个?#20449;怠?/p>

      要知道当前的医疗水平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高,有些疾病依然没有攻克,一定不要觉得有病找医生就万事大吉。

      其次,我们还应当给予医生足够的信任,配合着他们的工作,齐心协力之下,才能更快驱赶病魔。

      再者,面对生命的离开,不要过分苛责医生,他们亲眼看着自己病人死去,其?#24403;?#25105;们还要无奈,所以千万不要把所有责任推卸给他们,其实他们真的很尽力了。

      最后,当好的医生遭受恶意攻击时,希望我们能发声的发声,能帮忙的帮忙,尽我们所能去?#27425;?#36825;一群体。

      也希望医者能关注多点患者的无助,带着初心去?#25340;?#27599;一个患者。

      唯此,过往医生群体被撕扯开来的伤口才能逐渐愈合。

      07

      我想一定会有人有所疑虑:当前医生们糟糕的处境真的有那么容易变好吗?

      我也曾无数遍这样问我自己,答案是很?#36873;?/p>

      而这也正是我的担心所在,我害怕有那么一天,医生行业就此消亡,我们有病无处可医,只能静静等候死神降临,该多么糟糕。

      所以,此刻的我只愿每一个人?#23395;?#33258;己所能,为眼前的医生窘境作出一点努力。

      合抱之?#33606;?#29983;于?#32842;?#20061;层之台,起于累土。

      我始终相信,每个人所做出的努力都不会白费,都一定能让这糟糕的医生处境得到改善。

      哪怕只有一点点。

      尽管这不会有立?#22270;?#24433;的效果,可你看到那张周伟光医生的?#24656;?#20241;息单了吗?

      所谓世间,不正在变好吗?

      参考文献:

      1. 中国医师协会《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》

      2.  中国国家统计局《中国统计年鉴 2017》

      3. 艾瑞网《2017年中国医生生存现状调研报告》

      4. 丁香?#21834;?#25105;不是累了,是燃烬了 | 中国医生职业耗竭现状》

      5. 纪录片?#24230;思?#19990;2》

      6. 《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》

      7. MedSci《悲痛!又一名医生猝死在工作岗位上,年仅46岁!》

      /今日作者/

      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    本文由国馆原创,转载请注明

      本文由百度知道日报作者原创,未经同意严禁转载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文章出处:百度知道日报(http://www.56889801.com/daily

      原始链接:http://www.56889801.com/daily/view?id=158913

      为您推荐:

      +1 点个赞吧 赞(0)

      关注作者

      头像
      国馆
      用文化温暖人心,让好书滋养心灵,以好物点缀生活。

      知道日报?#35753;?#25991;章

      合作及供稿请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

        <big id="ofev8"></big>
      1. <label id="ofev8"><sup id="ofev8"></sup></label>
        1. <code id="ofev8"><menuitem id="ofev8"><dl id="ofev8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<big id="ofev8"></big>
          1. <label id="ofev8"><sup id="ofev8"></sup></label>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ofev8"><menuitem id="ofev8"><dl id="ofev8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